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股票新闻 >
loadding...

红牛中国商标纠纷错综演变 超10起诉讼持续“角力”

出处:股票入门网 xingumin.cn时间:2017-12-07 08:06
摘要:对于如今的中国红牛,商标上两头牛面朝对方蓄势角力的图案,更像是某种隐喻。 一年多,10余场诉讼交锋,创始家族与“华彬系”盘根交错20多年后,中国红牛从外延到核心区域逐渐震动,平静被接踵而来的诉讼迅速打破。 “这的确拖延了天丝医药方面发起诉讼的有关进展。...

  对于如今的中国红牛,商标上两头牛面朝对方蓄势角力的图案,更像是某种隐喻。

  一年多,10余场诉讼交锋,创始家族与“华彬系”盘根交错20多年后,中国红牛从外延到核心区域逐渐震动,平静被接踵而来的诉讼迅速打破。

  “这的确拖延了天丝医药方面发起诉讼的有关进展。”12月,代表创始家族的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简称泰国天丝)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来独家声明。红牛维他命及华彬系则保持沉默。

  在创始家族许氏与“华彬系”进入司法程序后,事情并未沉寂,以“红牛”商标为核心的余波未平。红牛维他命、红牛维他命的4方股东、红牛维他命的附属公司、红牛创始家族脚下的“土地”开始松动;售卖红牛饮料的永旺超市、欧亚超市,以及红牛饮料罐厂商也渐次被卷入其中。这些企业有近20家,有些在多个诉讼中接连切换着原告、被告的角色。

  诉讼交锋中,双方的策略各不相同。许氏家族以商标侵权为核心诉求点,发散到商超以及饮料罐厂商;华彬系的对策被对手多次指称“拖延”,这包括华彬系公司起诉严彬任董事长的公司,以及签署过重要合同却称不知其中存在仲裁条款,后者被法院认为“难以想象”。

  ●商标纷争蔓延

  泰国许氏家族1975年研发的功能饮料红牛,在20世纪90年代进入中国,后经泰籍华人严彬之手,一步步发展成为中国功能饮料市场的佼佼者。从某种程度上说,红牛开启了功能饮料细分市场。

  红牛在中国的体系,经由20余年的发展已经相当成熟,红牛维他命与严彬旗下公司(华彬系)各有业务分支,表面上未做区分,直到2016年10月,泰国天丝对红牛维他命的红牛商标许可协议到期,且未予续期。虽然在此之前许氏家族就已经在关注华彬系一些公司的动向,但这次分歧切中双方利益要害。至此,分野骤然清晰。

  核心诉讼在一年之后到来。2017年8月18日,TCP集团成员泰国天丝,以及全球红牛品牌及“红牛”商标的创始者和所有者许氏家族宣布,已向严彬先生及其拥有或控制的数家公司提起法律诉讼,理由涉及商标侵权、不正当竞争,以及与未经许可生产、销售红牛产品相关的其他行为。3天后,红牛维他命和华彬投资(中国)有限公司即做出回应,称涉及的股权结构、分红管理、授权许可、竞争禁止等相关层面的事实和纠纷,其已按相关程序积极应诉,有待法院的司法审理和判决,不再进行回应。

  围绕着上述核心利益争夺点,许氏家族也向一些涉及“红牛”商标使用权的主体提起诉讼,包括销售饮料的超市,以及生产饮料罐的厂商。例如,波及欧亚超市的侵害商标权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已经公布,裁判日期为今年5月,涉及公司包括红牛维他命饮料(湖北)有限公司、北京红牛饮料销售有限公司、北京红牛饮料销售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泰国天丝、长春欧亚超市连锁经营有限公司,二审上诉被驳回。今年6月裁判的一则侵害商标权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也已公布,广东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广州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珠海红牛饮料销售有限公司、泰国天丝、广东永旺天河城商业有限公司均被牵扯,二审上诉也被驳回。

  2017年7月,生产红牛包装罐的上市公司奥瑞金称,原告泰国天丝请求判令奥瑞金立即停止伪造、擅自制造原告“红牛”、“REDBULL”及图形等注册商标标识。奥瑞金认为,对该涉诉事项的认定应以红牛注册商标使用许可纠纷的结果为前提依据,因此向法院提交申请,目前该案中止诉讼。

  ●诉讼“攻防战”

  红牛维他命是红牛在中国的主体运营公司,这家合资公司目前有4方持股。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简称泰红牛)持股88%,环球市场控股有限公司(简称环球控股)持股4%,英特生物制药控股有限公司(简称英特生物)持股7%,北京市怀柔区乡镇企业总公司持股1%。

  上述4家公司,泰红牛为许氏家族控制,环球控股为严彬控制,英特生物的法定代表人是许馨雄,北京市怀柔区乡镇企业总公司则是一家国有企业。

  根据记者获取的一份资料,2017年3月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显示,原告泰国华彬国际集团公司(简称泰华彬)与被告红牛维他命、第三人英特生物的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一案,泰华彬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对英特生物在红牛维他命持有的7%股权采取财产保全措施,法院裁定查封上述7%股权。这7%股权从2017年4月10日至2020年4月9日冻结。

  类似的,泰华彬与被告红牛维他命、第三人泰红牛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一案,泰华彬向怀柔区人民法院也提出财产保全申请,法院裁定查封泰红牛持有的红牛维他命66.5%股权,并冻结这部分股权,时间是2017年7月4日至2020年7月3日。

  至此,在持股红牛维他命的4个股东中,有2方持股遭遇查封及冻结。

  北京炜衡(成都)律师事务所王浩律师对此分析,在程序上,诉讼的进行过程中或诉讼前,按照法律规定,原告有权向法院申请诉前保全或诉讼保全,对被告名下的财产进行冻结,一般来说是按照起诉的数额来提请查封的。

  泰国天丝方面认为,上述股东资格确认诉讼导致红牛维他命的股权查封及冻结,“已经拖延了目前为止的诉讼进展。”

  红牛维他命及华彬系未对此做出回应。值得注意的是,泰华彬确曾一度是红牛维他命的股东之一,1998年时该公司持股8%。2002年,泰华彬与环球控股、英特生物分别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泰华彬退出,自此严彬担任董事长的环球控股持股4%,许氏家族旗下的英特生物持股7%。

  对此,泰国天丝回应记者称,“这些信息的工商登记清晰明确,此前多年来各方股东也从未就此提出异议”,“严彬先生的做法仅仅是为了进一步拖延针对其本人及关联公司的相关诉讼”。

  ●往来交锋持续

  处于风暴中心的核心诉讼,正在按法律的有关程序推进,尚未公布最终结论。作为原告的泰国天丝一方则多次指出对手拖延诉讼进度。

  记者注意到,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在近期驳回了环球控股提起的确认《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合同》(简称《合资合同》)中仲裁条款无效的诉讼请求。法院认为,只要通读《合资合同》既可以发现该条款,指出“难以想象”环球控股不了解《合资合同》中仲裁条款的存在,裁定环球控股的主张不能成立。

  红牛维他命近期对泰国天丝提起了一项新的诉讼,涉及“红牛”商标的所属权。泰国天丝方面对记者表示,红牛维他命在这起诉讼中声称为其所有的商标,其实均是泰国天丝合法注册并拥有的“红牛”商标。

  回溯过去20多年,泰国天丝方面表示,在“红牛”系列注册商标的所有权问题上,红牛维他命的各方股东未有过异议。自红牛维他命成立,泰国天丝将“红牛”商标许可给其使用,红牛维他命多年来也一直以商标被许可人的身份,向泰国天丝支付“红牛”商标许可使用费用。这一许可和被许可的关系多年来从未被质疑。

  泰国天丝就此认为,对方的“以上做法仅仅服务于一个目的,即进一步拖延诉讼,这不仅包括针对严彬先生本人及其附属公司的诉讼,甚至还包括由他们自己提起的诉讼。”

  截至发稿,红牛维他命及华彬系未予置评。

  近一年多时间,许氏家族与华彬系的公司体系之间还有几番往来交锋的诉讼。例如,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曾于2016年11月15日立案,环球控股起诉许氏家族的许馨雄,诉称后者侵占了原本属于红牛维他命的商业利益。又如,泰红牛曾起诉红牛维他命,一审结束后者不服又提起上诉,这起请求变更公司登记纠纷已经审理完毕,裁判日期为今年4月7日,二审驳回。

  这些往来交锋的十数起诉讼有部分结果未明,但不同程度地体现双方态度。在早期开拓红牛中国市场的十几年里,一个是品牌创始家族,一个是开拓中国市场的主力,二者的合作使红牛在中国一步步成长为功能饮料的大单品。如今,市场稳定、容量可观,恰逢红牛在中国的合约到期,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曾经企业管治的不清晰加之利益纠葛便激化了矛盾,使得中国红牛在这个当口遭遇合作伙伴阋墙的“爆发期”。

  人言“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内部虽有分歧但能团结对外。

  尽管红牛坐拥优势,但饮料市场新品林立,市场份额随时可能变化。包括中国红牛上下游产业链的企业在内,业界均在企盼这场由商标而起的角力尽早尘埃落定。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